2011.4.24  復活主日

韻悰姐妹做了她在主裡的見證

 

『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

但卻直到去年才受洗。

我媽媽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徒,

但爸爸是很少到教會且總是有許多理由逃離上教會的人,

因此,

上教會只有媽媽會要求,

雖然爸爸嘴巴上要求我們,

但我心裡卻不服氣,

為什麼爸爸可以不用去教會。

小時候,

去教會對我來說,

是一種壓力,

因為我本身的個性內向又愛亂想

讓我很難與陌生人打成一片。

常常以為別人一定不喜歡我,

所以我只會跟親戚的小孩一起,

當那些人不理我時,

真的是一件非常難以讓人忍受的事。

加上我在心裡常常懷疑,

究竟有沒有神?

主日學老師常說,

耶穌就在我們周圍,

但我怎麼樣就是感覺不到,

甚至覺得其他不是基督徒的孩子問我真的有神嗎?

會覺得難以回答,

似乎自己選擇了不對的信仰。

 

但神並沒有在我心中消失。

 

小學五年級的暑假,

媽媽發生車禍,

那時會常常想,

上帝為什麼要把媽媽這麼虔誠的人害死?

上帝不是愛每一個人嗎?

高中畢業後,

爸爸也因為意外過世,

高三的妹妹常常去教會,

也參加許多的營會,

跟神的接觸比我親密很多,

當我問她這類問題的時候,

她只告訴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件事。

我卻還是沒有得到我的答案。

 

長大後,

第一次非常需要神的時候,

是在二專到台北實習,

因為那份工作所帶來的壓力太大,

每天回家以淚洗面,

害怕早起的陽光,

時時刻刻都皺著眉頭。

 

這時,

有個小小的聲音說,

可以禱告啊!

於是,

我開始禱告,

每天晚上流淚禱告。

一直到有一天,

公司的人事經理告訴我們,

因為我們是實習生,

不需要算業績,

也不需要背負那麼多責任,

可以不用當業務時,

我才漸漸有了笑顏,

而且神在那份工作給我的不只是磨練,

還認識了一些讓我到現在都很感恩的朋友。

也因為壓力就這樣消失了,

我也忘了要再繼續親近神,

我將神忘在心裡的某個角落。

 

雖然如此,

神仍舊賜給了我一個愛我的姑姑,

她不管我在哪裡,

一個月一定會打一通電話關心我,

並且要我回到教會。

當然,

我怎麼可能乖乖回去,

小時候的陰影並沒有散去,

我的答案並沒有找到,

打死我都不肯主動回教會。

 

三年前,

因為唸書的關係,

來到了台中,

唸書那兩年風風雨雨,

工作、親人、課業…,

總是有許多事讓我無法真心喜歡這個城市,

本來到畢業很想回高雄。

但因為某些原因,

神讓我在畢業前找到了工作。

上工第一天,

我就被老闆叫到辦公室,

說了一句話:「如果你不想做,就自己寫離職單吧!」

聽到的當下,

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結果因為考慮經濟的問題我還是留下來。

撐了兩個月,

每天早出晚歸,

身體與心理的壓力都不小,

不曉得老闆要的是什麼,

也害怕與老闆報告每天的工作狀況。

這時,

心裡又有小聲音說,

禱告吧!

我想起上次這樣徬徨的時候,

是怎麼尋求神的幫助,

但卻因為安逸了下來,

所以遺忘了神,

這次我有了想回教會的念頭了,

因為我開始覺得,

若沒有教會,

我一定又會因為環境回到了我可以控制的狀況後,

繼續的遺忘神。

 

神真的很愛我,

剛好發現一位對我蠻好的同事竟然也是基督徒,

我告訴了她我的狀況,

她帶了我到她之前的教會,

就是宣信堂。

第一次,

我這麼喜歡一個教會,

古傳道非常關心我,

雖然弟兄姐妹人數很少,

但大家彼此關心,

讓我感受到許多溫暖。

工作上的事也靠著神的恩典,

用了我比較能負荷的方式來磨練我,

這次的修剪上帝並沒有馬上放手,

直到現在祂還是利用這個工作修剪我。

但我明白,

不靠著讀經、上教會、與神親近,

是沒有辦法得著真正心裡的平安。

於是我選擇加入教會,

且參與服事,

也藉著服事,

我更加了解教會的需要與個人的需要。

 

古傳道的一句話讓我感受很深,

她說:『神總是會用祂的方式帶你回祂身邊。』

神耐心的等待我這隻迷途的羔羊,

現在我很高興我正在主裡,

且我相信,

我會有今天這樣心靈的平安,

完全是因為我相信了神就是我的救主,

我努力跟隨著主的腳步,

就能得著之前怎麼也得不到的喜樂與平安。』

 

創作者介紹

【宣道會‧宣信堂】

宣信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